左道倾天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经济天下 > 第六十二章:密谋狙击朱焕良

第六十二章:密谋狙击朱焕良(1 / 1)

周记者和杨采编在一个周末联袂而来。 周记者送给凌云一块宝珀腕表,凌云确实很喜欢,他喜欢这款表的简洁的表盘设计,还有,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凌云戴表都是选择皮质的表带。 杨采编送给凌云一台最新款IBM的笔记本电脑。配置已经是市面上最豪华的了,可是15G的硬盘和256M的内存还是让凌云很崩溃。不过聊胜于无,配置虽然差点,但是聊天、浏览新闻、泡论坛、交易股票都没问题。 反正凌云也不爱玩游戏。再说想看电影现在也找不到多少资源。先凑合吧! 凌云笑着对二人说:“谢谢你们的礼物,我很喜欢,我现在手头上真没有合适的东西能作为回礼送给你们的,等下次你们过来的时候我再补送礼物给你们吧!” 周记者笑着答道:“你不用回送礼物给我们,这是我们愿赌服输的彩头。” 周记者敛容认真地说:“我至今仍不敢相信,可事实就摆在我面前由不得我不信。凌同学,你把庄家的心理分析的入木三分,而且对各个节点价位预测的精准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我想,即使是你坐庄这只股票,要详细计划并且保证顺利实施各个节点的价位都不容易吧?” “你究竟是如何预测出这支股票的后市走势的?” 杨采编也是一脸好奇地看着凌云,他问凌云说:“凌兄弟,听你分析股票走势真的很痛快,给人一种抽丝剥茧,拨云见日的感觉。” “你能这样精准地分析股价的走势,炒股赚钱对你而言岂不是比弯腰到地上捡钱还容易?” 杨采编叹道:“像你这样炒股赚钱的话,还有谁敢在股市里玩啊,谁玩得过你啊?庄家都被你算计得死死的,何况一般股民?” 凌云笑着说:“一般股民我还真算计不了他们。我这个法子有用就有用在只能算计庄家。我能分析一个庄家的心理活动,却分析不了成千上万股民的心理活动或者只能大概分析,自然这法子就没用了。” 完了凌云幽幽叹息一下说:“可惜,这法子很快就用不上了..................” 周记者和杨采编不解,齐声问凌云此话何解? 凌云说:“这次亿安科技闹得太过分了,他们的夺门而逃不知道要坑害多少股民。监管层不会放过他们的。随着监管的完善,以后这样的恶意操纵股价会稍微收敛一些..............” “再者说,刚才周记者也不也说,即使我坐庄都很难如此精准控制股价。其实要想精准控制股价,前提条件是必须完全控盘。” “以后的股市发展方向是全流通时代,靠一个庄家就能完全控盘一支股票的时代将一去不返,顶多是多家机构抱团抬拉股价。精准控盘几乎不可能做到。” “所以我这法子就是屠龙技,很快就用不上了!” 周记者和杨采编面面相觑,凌云的预言能实现吗?不过他们现在对凌云的分析能力已经是心服口服了。 停了一下周记者反应过来凌云刚才话中的意思,说:“你这次透露给我们的这支股票也是庄家精准控盘的?” 凌云点点头,说:“这次比上一支还要邪乎!” 周记者和杨采编都来了兴趣,围过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凌云,都想听听凌云说说这“中科创业”有什么邪乎的地方。 凌云先和他们开了个玩笑,说:“你们没带采访设备吧!这事儿可不能泄露出去。” 周记者和杨采编都笑了,说放心吧,今天我们就是来和朋友聚会的,没有采访任务。 凌云把“中科创业”以及吕梁和朱焕良的事情说了说,两人都听得如痴如醉................. 二人虽然都是在财经口混饭吃的,不过都还是第一次听过这种极为秘辛的故事。 凌云讲完,两人听得还不过瘾!回味了一下,周记者说:“你不会告诉我们你这都是分析出来的吧!” 凌云笑着摇头,说:“有一部分确实是分析推理的,不过他们的合作关系却是我从公开的信息渠道收集到的。” “朱焕良这个人我研究过,他是炒万科发家的,还曾当过万科的小股东代表。此人信奉的原则是快进快出,不会有耐心,也没有资源做长庄,他没有能力操刀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的。” “吕梁虽有对上市公司进行操刀重组的雄心,奈何此人是个过路财神,手中没有资源对上市公司进行实质性的资产注入。” “而且吕梁入股中科创业的资金都是融来的,资金成本高,短平快的操作他不仅赚不到钱,出货一个不慎就会套死在里面,资金链一断必死无疑。” “这两个人的合作本来就是貌合神离,分崩离析是迟早的事情,而且为时不远。” 凌云把他对朱焕良和吕梁的论断直接说出来了。周记者和杨采编虽然讶异凌云的武断,但细细思索凌云的话,说得不无道理,也就从心理上接受了凌云的观点。 周记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凌云,说:“你既然知道分崩离析为时不远你还敢往里面掺和?” 凌云笑着说:“我建仓的成本远低于他们的成本价,他们除非想自杀,不然我都是安全的。而且我不光安全,我既然能预判到他们的成本价,就能推断出朱焕良什么时候跑,只要我比他跑得快,他就奈何不了我。” 凌云扬扬手,自言自语地说:“分析吕梁的持仓成本毫无意义,因为他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出来了,他现在就是个死人了! 他只能一条道儿走到黑,不断地拉高股价,用持仓不断地去融资。只要股价一崩,他的资金链就得断,他资金链一断,他要么自杀,要么被人追杀,别无出路。” 周记者和杨采编都听得觉得瘆得慌。一个旗下操纵着三四家上市公司的财团的掌门人,在凌云眼里早已是个死人了。 “再说朱焕良,朱焕良当初控股康达尔的时候的成本价大约在24元附近,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得不找吕梁合作解套,他套得太深。他付给吕梁咨询费,转让持股给吕梁又进一步拉高了他的持仓综合成本。他现在的持仓成本应该在35元附近。” 凌云说道这儿停下来,笑吟吟的看着两人说:“我的持仓成本只有不到26,你觉得我会怕他们吗?” 杨采编接过话去问凌云说:“凌兄弟你既然稳操胜卷了,还担心什么呢?你预计下一步股价会怎么走,还有,你觉得朱焕良什么价位会跑。” 凌云习惯性点点头,说:“这支票我不光是想赚钱,光想赚钱我就不找你们两位聊了。我是下定决心要把朱焕良关在里面。” “正常讲,朱焕良的成本在35元附近,他至少要在股价拉到70左右才会跑的,一来是他偷偷地跑不可能所有的持仓都能以70的价位卖出去,他要留点余量的。” “二来就是他资金有个时间成本的问题的,以他的性格,他肯定不甘心空手而归,只是解套就拉倒。他怎么着也得赚个3亿2亿的吧?” “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凌云故意卖了关子,慢条斯语地说。 周记者和杨采编对凌云的吊人胃口的做法都不以为然,周记者还横了凌云一眼。 凌云只好接着往下说去,他说:“现在我大张旗鼓地进去了,朱焕良和吕梁早已从成交中看出了我进去的资金量的。” “他们现在也弄不清我是进去和他们并肩抗战,指望长庄收益还是只是个过江龙,去捞一把就走。” “朱焕良必定要提防我,我要是想害他,全力一击,给他拉两个跌停没问题的。所以股价拉起来后,我只要有一点跑的迹象朱焕良就会和我抢跑。” “那你准备怎么对付他?”周记者和杨采编兴奋地异口同声问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