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倾天 > 武侠仙侠 > 修行从破译文献开始 > 第八十八章 传奇之战

第八十八章 传奇之战(1 / 1)

“顾孝义?” 拿剑的少女眯了眯眸子,冷声道︰“男非眷属,莫与通名。” 顾孝仁算是听出来了,这家伙根本就没打算鸟他。 那少女又瞥了一眼吊在了棚顶上的女人︰“女非善淑,莫与相亲。” 嗯,女的大概也不是什么好鸟。 顾孝仁往飞吊的女人身上扔了一个探测技能。 果不其然,假的。 它竟然没有二姨妈。 下一秒,饕餮剑起,乌光炸裂,无面者灰飞湮灭。 顾孝仁怒斩旧情人,啊呸,抬手灭红尘,拔剑自然神。 远处的众人将一切收入眼底,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人前来阻止,某两个武官甚至对视一眼,甚至露出了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来。 而且这个时候,拿剑的少女却盯着顾孝仁,退后一步幽幽道︰“汝不是个好人吧?” 顾孝仁面无表情的挽了一个剑花道︰“你看人真准。” 要不是看她姐在这儿,顾老二非得把白王后放出来,让这个喜欢玩双重人格的家伙领教一下,什么叫污秽与肮脏,堕落与欲望,负面状态的根源。 听说双重人格更需要无微不至的训诫哦! “寸蓉,不要胡闹。”有人无奈道。 “大姐?” 拿剑的少女看到叶传奇眼睛一亮,但却并没有急忙忙的跑过来,而是身体肃立,两手相扣,右手在上,放于左胸前,微微俯身屈膝万福礼。 小嘴还甜甜地来了一句︰“大姐安好。” 会客室的众人见了面色古怪,叶传奇也忍不住摇头叹气。 至于顾孝仁,他暗中吐槽已经突破天际了,要不是隔着时空,他非得将武媚娘这个万福礼的创始人拉过来,将这个疑似双重人格的家伙好好矫正一番。 虽然看起来赏心悦目,但病的好像不轻。 “对了,怎么没看到三妹寸心?” 嗯,搞了半天,竟然是二姐? “寸心。寸心她有事先回灵枢峰了。”叶传奇想了想,只能先支开她︰“寸蓉,你去里将里面收拾一下,我与几位客人有要事要谈。” “好的大姐。大姐万福。”某人来了个万福礼,然后迈着小碎步进了茶水间,还挥手将顾孝仁劈成两半的门修补上,重新堵在了房门处。 叶传奇则是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严沁琛,淡淡地说道︰“她修行出了一些问题。” 其实未必是给严沁琛一个解释,而是叶寸心如今算是在情报院历练,她身上有什么问题,势必是要给情报院一个交代的。 只是,这个交代模棱两可,却并没有说到什么实处。 不过,严沁琛毕竟是情报院九处的处长,底蕴深厚,见多识广。 他想了想,才说道︰“令妹主修的难道是卯肆·单阏流派的精神世界?” 卯肆·单阏流派? 民俗伦理派。 就是什么瓶,什么团的。 难道这个姓叶的姑娘与苍白之蛇一样,修行的都是卯肆·单阏流派的超凡之书? 嗯,一会儿一定要仔细的探查一番。 此事必有蹊跷! 不过,修行卯肆·单阏流派的超凡者,难道更容易人格分裂? 顾孝仁若有所思,然后看了阿泰一眼,低声道︰“元芳……啊呸,阿泰,你怎么看?” 阿泰淡淡道︰“我站着看。” 顾孝仁︰“……” 阿泰你变了,你竟然能跟得上我的节奏了? 顾孝仁无语望苍天。 是我带坏他了吗? 不过,他却听着阿泰说︰“我倒是遇到过一个修行卯肆·单阏流派的超凡者,那人的体内据说藏着七十二个不同的人。” 七十二个? “然后呢?”顾孝仁继续问。 “然后?我将他给杀了。”阿泰淡淡道。 “杀了七十二次?” “仁哥儿为什么会这么问?”阿泰似乎有些奇怪。 “七十二个人格,难道没有七十二条命吗?”顾孝仁眨了眨眼睛,疑惑地说道︰“难道是那人修行不到家?还是说瞒天过海,让你以为,杀了他一次就已经死了?” “嗯?”阿泰想了想,突然变得有些严肃︰“我觉得仁哥儿说的有些道理。” 顾孝仁︰“……” 看着某个家伙眸子里闪烁的寒芒,一脸认真的样子,顾孝仁人不足咽了口唾沫。 妈蛋,我开玩笑的。 阿泰以后遇到敌人不会将对方挫骨扬灰吧? 或者守尸守到天荒地老? 亦或者抱着一个骷髅头掐住它的脖子道︰别装了,想骗我?起来,再让我干死你一次。 咦~ 场景有些怪怪的。 他这样乱七八糟的想着,但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轰隆”一声巨响,脚下的地面骤然发生剧烈的抖动,仿佛地龙翻身一样,周遭的视野都忍不住剧烈摇晃了起来。 顾孝仁微微一愣,连忙稳住身子,将饕餮之剑插在了地板上。 不少人也是面色微变,各自固定的身形。 所有人都看到,灰白的雾气愈加浓郁了,大地摇晃之间,视线也开始倾斜。 就仿佛整个十八楼要翻过去了一样,地面已经开始朝着一面倾倒了。 “大家小心!” 严沁琛面容严肃的嘱咐道︰“对方将整个十八层拉入了另一个空间!” 那位苍白之蛇竟然如此急不可耐,想要对整个十八层下手了? 将十八层拉入对方的域,对方固然占据一定的优势,但那位苍白之蛇难道不怕被锁定域的界标吗?从而引来传说生物的跨界打击? 顾孝仁觉得稍稍有些不对劲儿。 但这个时候,十八层已经彻底倾倒了,不少人连着这栋建筑翻滚,仿佛坠落了深渊。 强烈的失重感笼罩着每一个人,甚至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已经传来了一阵“哗啦啦”的响声了。 是水流声。 而是还是大海的海水。 因为顾孝仁已经闻到了海水特有的气息。 是海的味道。 咳咳。 顾孝仁看到,无数的海水从每一个缝隙里,朝着空间内不断倾灌,屋子里瞬间就被海水没到了腰际。 叶传奇直接破开了倾倒的穹顶飞了出去。 顾孝仁挥动了下饕餮之剑,尝试轰击翻过来的墙壁,但没想到竟然一剑轰开了一个大洞,更多的海水汹涌进来,瞬间灌满了视野中的空间。 这墙壁上加持的灰白特性,竟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顾孝仁微微一愣,但却没有细想,而是顺着那个大洞蹿了出去,阿泰紧随其后,其它众人也各显神通,离开了这个被海水倾灌的空间中。 “哗啦啦——”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飘荡着淡淡地灰白雾气。 昏暗的视线里,一个个脑袋从海水里冒了出来,仿佛一个一个遇到了搁浅沉船的幸存者。 有人尝试着凌空虚渡,立于海面之上,有人则是弄出了几块木板站在上面。 顾孝仁则是直接从意识神国里掏出了一艘小船,与阿泰飞了上去。 钢铁浇筑的,十几米左右的样子,只是普通的船只。 是顾孝仁闲的没事的时候打着玩的。 毕竟他钢铁贼多,而且,这也算是为了以后打造超凡战舰,做出的试验积累了。 十几米的大船一出现到海面上,就吸引了不少目光的注意。 有人舔着脸爬了上来,一边抖着身上的水,还一边打量道︰“孝仁,你这艘船还不错嘛,都能算得上铁甲舰了。” 是薄其华。 “没错,就是小了点。”又有人爬了上来。 是陈丘顿。 “咳咳……怎么……咳咳……又跑到海里来了?” 许婉姿? 这个家伙竟然还没死? 不过看着她脸色惨白,一脸病态的模样,顾孝仁还是忍不住上前一步,掐住了她的脸,然后将手指塞到了她的嘴里。 “你……咳咳……干什么?” 某人剧烈的挣扎,但终究难逃顾孝仁的毒手,最终还是无力的,吞咽了顾孝仁的……金匮丹。 做完了这一切,顾孝仁又在海面上扫视了一眼。 没有看到于柏舟、菊采薇、包括朴国昌那些人的身影,他猜测,应该只是整个十八层被拉人了这个地方,十七层以下可能未曾受到什么影响。 如此想着,顾孝仁突然听到海面上有人喊着︰“小心,海底有东西—— 顺着声音望去,顾孝仁果然看到了海水不断翻涌的场景,似乎里面的确有什么怪物在活动着。 顾孝仁挥动着饕餮之剑,恐怖的剑光将海水分成了十几米长的沟壑,一具白色的骨架露出了出来,还没等着对顾孝仁打招呼,就被恐怖的剑气劈成了齑粉。 顾孝仁微微眯了眯眸子。 莫非在这海面下翻涌的怪物,都是这些惨白的骷髅骨架? 他往远处望了一眼,幽深昏暗的海水之中,微波荡漾,无数密密麻麻的骨头从海底漂浮上来,宛若鱼群般涌动。 一只只惨白无肉的枯手拖拽着海面上漂浮的人类,在剧烈的惨叫声中,有人被迅速拉入海底。 海面上开始出现点点殷红,并且不断的开始扩大,仿佛一条条鳄鱼在撕扯啃食着食物一样。 眼前的场景血腥而暴虐,充满了原始野性与邪恶阴森的氛围。 但更像是一场邪神的祭祀仪式。 会是某个半神死而复生的仪式开端吗? 还是这些骸骨,只是那位苍白之蛇曾经的食物,祂吞食血肉,吐出骸骨,长年累月之下形成了一片骨海,变成了怨气丛生,骷髅遍地的排泄场? 顾孝仁如此想着,但却挥手扔了出去几条小木船,用来给那些低级的超凡者作为垫脚之用。 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高级超凡者,那些随便一块木板,然后就能在海面上大开杀戒的高手,毕竟只是少数。 不过,视线这么一扫,顾孝仁突然发现了一些问题。 眼下漂浮在海面上的,不能说是老弱病残,但绝对不是什么精兵强将,除了他们这个船上的几个,还有少数几个第五级的经略,顾孝仁竟然没有看到其它熟悉的身影,好像那些高手都凭空消失了一般。 无论是情报院严沁琛带领的那些人,还是那位叶传奇与外联部的云部长,竟然都没有露面。 这倒是稍稍有些奇怪。 他一边挥舞着手上的饕餮之剑,清理着海底想要爬上船来的惨白骸骨,一边放开脑海中的三维地图,寻找那些星光明亮的身影。 但方圆六百米,竟然没有察觉到对方踪迹。 不过,靠着干涉之力对于超凡波动的敏感,顾孝仁还是在一个方向,察觉到了大面积超凡争斗的迹象。 他一边驱使铁船朝着那个方向靠去,一边掏出祝融神炮,然后对着那个方向,开始调聚焦。 祝融神炮的特质乃是视野和锁定,而且它拥有最远一万米的射程,自然可以拉取一万米以内的视野。 这已经是十里地的距离了,足够顾孝仁安全的观察到远处的场景。 “这是什么啊?好粗?”某个厚脸皮的家伙似乎好了些,竟然好奇的凑了过来。 顾孝仁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道︰“看我口型。δεζ——” 要不是扔了一个探测技能,知晓眼前这家伙是真的,顾孝仁都有一剑将她脑袋砍下来的冲动。 妈蛋,难道是无面杀多了,所以留下了后遗症? 顾孝仁突然变得警惕。 但这个时候,祝融神炮的视野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不是苍白之蛇,而是一个无头的金甲巨人! 此时,那位无头的金甲巨人手握大剑,有道道金光喷薄而出,脚下仿佛化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恐怖的气息在蔓延。 而更远处,一青一白两道身影化成龙吸水直入苍穹,与金甲巨人遥遥对视。 顾孝仁猜测,一青一白应该就是叶传奇与那位云部长了。 但是让两位传奇者如临大敌的金甲巨人,总不会也是个传奇吧? 难道是个真传奇? 这一刻,顾孝仁突然觉得,那金甲巨人的模样稍稍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他想了想,才从记忆中提取了一个画面。 灰白的雾气里,首尾相连的苍白之蛇吞食着一个头颅,而在蛇尾之下,一具无头的金甲巨人滴落着金色的血液。 这是在顾公馆,他从淑女镜中看到的场景。 如此说来,眼前这个金甲巨人,岂不是小阿飘林奈一的老爹? 那位与王大战的金甲将军,一位真正的传奇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