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倾天 > > 我叫波风鸣人 > 702、各自目标和强袭!(补更)

702、各自目标和强袭!(补更)(1 / 1)

PS:这一章补6号那一天的欠更,另外关于节奏把控的问题,小叶看到了,小叶会尽力调整的,只不过对于白天需要上班,只能是中午和晚上抽空来码字的小叶来说,很多时候写书正如某些书友君说的,‘有点不经大脑的写书’很容易想到啥就写啥,很难说会经过很严谨的考证和思绪之后再写出来,发之前检查好几遍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还请各位书友君们海涵一二了! 唯一需要担心的便是伴随着宇智波斑的现身。 一旁区域里同样是开启着须佐能乎的宇智波带土则是直接朝着羽高、香燐的位置猛扑过去,更是有着一名近似于之前带土所扮演的阿飞人物,身穿着晓组织的制服,佩戴着白色螺旋面具,手舞足蹈的控制着一个近似于千手柱间之前所动用出来的‘真数千手之术’的巨型木遁人型豁然出现于战场之上,而且还是无视敌我,直接碾压所有木叶忍者、雪忍,一样笔直朝着羽高、香燐的位置而去。 三方混战。 同步而行带土和‘阿飞’。 可以说是给正面战场里的宁次、羽高、香燐等人带去了极大压力,特别是那巨型的木遁人型,毫无疑问是和初代火影的木遁一样,对着尾兽有着极其强势的限制镇压作用,自来也、纲手等人在通过之前自家初代大人所说的那些话语,自然很清楚现在所出现的这两位是哪一边的,哪怕说自来也都很想直接擒住带土,但眼前的局势迫使着自来也还必须要和带土通力合作! 这一下子被反压回来的羽高、香燐、小南三人。 宁次想要救援,却是被自来也强行拖住。 就在宁次想要咬牙强行抽身去支援羽高、香燐之际。 “哼!天照!” 倏然之间。 西北侧区域里。 一道紫色身影一闪而现。 半空之中。 冷哼话语落下。 一团散发着特殊波动的紫黑火焰凭空而现。 瞄准着那巨型木遁人型迅猛强袭过去。 “佐助!?” 来人的突然袭击,也是在第一时间里打断了‘阿飞’所控制的木遁人型,极大减缓了羽高、香燐的压力,而也是在看到来人面容的那一刻,羽高、香燐、宁次等人都是露出一抹大喜之色而来。 横截而住的‘天照之火。’ 先行逼迫着‘阿飞’必须要斩断那被天照之火覆盖而上的区域,然后被迫后撤一点的区域。 一道庞大而又雄浑可怕的紫色巨人便是蓦然而现。 ‘须佐能乎!?’ 和带土那淡蓝色的须佐能乎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而且那能量波动甚至要比自己强上不止一筹的紫色须佐。 ‘永恒之眼吗!?’ 在带土双瞳里浮现出一抹凶狠之色之际。 那也是完全暴露在所有人眼帘之中的来人面容。 正是鸣人最信赖的同伴之一,也是雪忍村三大巨头之一的宇智波佐助! 在接到鸣人要求汇合的命令之后。 第一时间里察觉到危险气息的佐助便是直接爆发出了最快的速度,果断扔下了自家哥哥和八云,一人提前返回而来的二柱子,也恰好就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赶到。 强势顶住了‘阿飞’所控制的山寨版‘真数千手之术!’ 让羽高、香燐那一边的压力可以直接大减。 也是让不远处位置里的鸣人不需要改变自己的计划来强行支援羽高、香燐等人了。 二柱子的实力,鸣人还是相信的。 如果说让他现在和柱间、斑对阵还差一点意思的话。 那么对付宇智波带土,亦或者是那一个不伦不类的东西。 还是绰绰有余。 而且二柱子既然已经赶到了。 鼬和八云肯定不会相离太远了。 这仍旧是尽在掌握的局面。 当鸣人的视线重新流转过来,目光冷冷的锁定着柱间、斑、扉间三人之际,也是令三人的表情同时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宇智波斑甚至都在内心深处里思虑着是否撤退的事宜了,鸣人显然不是自己可以应对的存在,即使说集结自己和柱间的力量,旁边还有扉间的辅助,最好的结果都是勉强抵御住,落败都只是时间的问题,在自己等人根本无法伤及到鸣人分毫,鸣人却是可以对他们的秽土之体造成难以弥补的损伤,哪怕说他们真的可以想尽一切办法避免被鸣人一击全部覆灭,但只要鸣人可以做到一点一点的侵蚀掉他们的秽土之体。 一只手臂,一条腿的进度来完成的话。 能撑住五分钟都算他们三人超水准发挥了。 骄傲如宇智波斑是真的这样认为的。 撤退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 当年败给柱间,斑还不是在战前就考虑到最糟糕的局面,提前将伊邪那岐之术封印到自己的右眼里?未虑胜先虑败,这是宇智波斑的一向习性,这一次也是如此,大不了最糟糕的局面便是直接宣布计划失败,只要自己的分身意志可以潜藏起来,等到数十年后鸣人死去,黑绝可以重新将自己的轮回眼偷回来的话,一切计划仍旧可以重新回归正轨,多等五六十年而已,斑自付自己还等得起! 但是现在问题最关键的地方便是在于。 自己是否可以顺利撤退。 秽土之体毁在这里无所谓。 但若是灵魂都被鸣人彻底毁灭的话。 自己的计划是真的彻底失败了。 这是宇智波斑万万都无法接受的结果。 而此刻一样是潜藏在另外一侧区域里的黑绝同样是一脸难看的表情,他是真的没有料到鸣人居然可以强到这个份上,之前别看黑绝一直在说可以将鸣人当做是和羽衣、羽村两个逆子一般的实力,但从本心出发,黑绝还是不觉得这一位年仅15岁的阿修罗查克拉转世少年会有着如此超绝的实力,顶多就是比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强上一筹吧? 最糟糕的结果无非就是两人联手才可以勉强抵御,即使是那样的情况下,斑突袭之下应该可以从鸣人身上将轮回眼抢夺回来,这样的话,配合上自己,一样可以让斑重新复活,并且召唤出外道魔像来让十尾重新现世! 这一目标如果可以实现的话。 就意味着自己母亲马上可以破封而出!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定格在最关键的问题上——鸣人那超强的实力! 这个少年真的拥有比拟羽衣的力量。 现在看来可能还生疏了一点,真和羽衣对抗的话会落于下风,但无疑波风鸣人是实打实踏入到了和羽衣、羽村两个逆子同等实力的层次里。 在这一刻。 黑绝也真的是在考虑着自己是否再次隐藏起来了。 哪怕在这里抛弃掉宇智波斑这个数千年以来第一次得以开启轮回眼的关键棋子,但只要自己的存在可以延续下去,母亲的复活计划就仍然有执行的可能! 不过这个念头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 还是被黑绝自己强行按下了。 机会不是没有! 斑和柱间、扉间联手仍然有一定的概率,千年的夙愿就近在眼前了,黑绝是真的不愿意放弃掉啊! 而鸣人却是和斑、黑绝有着截然不同的放松情绪,在二柱子赶来的那一刻,整个局面已然不可能出现任何失控的概率,自己的目标就是演变成一定要擒拿或者说彻底击杀掉面前这三位超影级,甚至可以说柱间、扉间都可以放跑,但宇智波斑是一定要在这里解决掉。 还有便是黑绝。 在自己的实力还没有真正强到可以压制大筒木辉夜的地步之前。 鸣人决然不愿意看到任何意外情况出现。 至于等到以后自己的实力进一步提升之后。 大筒木辉夜必是鸣人要处理的对象,不可能一直封印着一个定时炸弹吧,鸣人也没有那个野望要寻求永生,在自己的有限生命里,缔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传奇和建立一个真正和平的世界,这是鸣人唯一的目标。 所以! “你们商量好了吗?三位大前辈,姑且也算晚辈的一点心意吧,如果还要继续商量战术的吧,我不介意再继续等待一会,不过请注意,接下来就不是之前的玩笑之举了啊!” 鸣人神色淡淡的看着宇智波斑、柱间、扉间三人,自己的气机也是在这一刻牢牢锁定面前三人,早就已经是被鸣人的术式轰炸碎裂而尽的‘千手观音’,然后同步挣脱出束缚的九喇嘛,也是在这一刻身披着一层极致炫丽的淡金色铠甲,跃然来到鸣人的身侧,一双硕大的狐瞳也是恶狠狠的看着斑和柱间两人。 很好!很棒! 自己的头号和二号仇人都是同步现身了! 是时候算总账了! 九尾在这一刻,用着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死死的瞪着不远处的柱间、斑两人,只不过,柱间、斑两人此刻的注意力显然都不是在九尾身上,纵使说现在的九尾拥有着可以威胁到两人的力量。 但终究还是差上一点意思。 强如柱间、斑这样无限接近到六道层次的存在。 还是可以‘无视’九尾的。 尤其是斑。 那双瞳之中显现出来的轮回纹路是如此的玄奥,如此神秘,九喇嘛自己在看到宇智波斑瞳孔里那一双无比熟悉的眼睛时刻,都是忍不住微微一愣,自家老头子的眼睛是什么样的,九喇嘛是要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最关键的是那一股特殊能量的波动是做不得假的。 ‘这个家伙!?居然拥有老头子的眼睛吗!?难道!?’ 柱间、扉间之前也都是注意到了这一点。 内心深处里一样很在意,只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些事情的时候。 鸣人所带来的压迫感太强、太足了一点。 而此刻,在听到鸣人那‘骄狂’到极致的话语,三人的表情都是各自一沉,但是不愿意承认是一回事,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小鬼!老夫在纵横忍界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而且你根本就不知道老夫现在所行之事可是为了整个忍界的大义,居然敢用这样的语气来和老夫。。。。” 宇智波斑阴沉着一张脸,那极显阴翳之色所说出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之际。 “呵呵,但那是过去,斑先生,你只是一个失败者而已,而且还是一个逃离现实的懦夫,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月之眼计划,十尾人柱力和无限月读,这些存在我可是要比你更加清楚,斑先生,你仅仅只是一个被现实所击溃,然后又被他人所欺骗,想要逃入到虚假梦境之中的胆小鬼而已!你才是需要认清自己的那一个啊!” 便是被鸣人冷冷的打断掉了。 而且还是如此粗暴的话语。 让宇智波斑的表情变得更加阴冷起来。 胆小鬼? 逃避现实的懦夫? 鸣人的这些挑衅话语是真正刺激到了宇智波斑的内心,那径直流于言表之上的怒火在这一刻是如此的清晰。 “小鬼,你这个家伙!” 但是在暴怒之余,宇智波斑的内心更是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而来。 月之眼计划! 为什么面前这个少年会知道!? 之前在重新现世之际。 斑便是从带土、黑绝那里确认了自家的计划并没有正式通告整个忍界,但如今鸣人的这个讯息又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兄弟么?那一位应该可以堪称是自己最出色的后代的确也是拥有了一双和曾经的自己一样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难道鸣人是在佐助拥有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之后,同样破解了石碑之上的秘密? 可是不仅时间有点对不上。 最重要的是鸣人、佐助等人为什么会知道石碑的秘密? 自己可都是机缘巧合之下才知道这些的。 而且还说自己是被欺骗的? 谁欺骗自己? 必须要说,鸣人这一番话语里的信息量太大了,大到宇智波斑都有一点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一旁的柱间、扉间都是在这一刻用着很是奇异的眼神看着鸣人和斑,远处地底之下隐藏起来的黑绝更是面露惊骇之色。 ‘难道这个家伙还继承了阿修罗的宿世记忆吗!?亦或者是羽衣那个逆子有什么特殊手段!?’ 想到其他可能性,以着最合理的思维展开的话。 黑绝只能想到这一点上。 特别是鸣人话语里所说的‘欺骗之语。’ 更是直接震动了黑绝的内心,作为真正的幕后大黑手,而且还是将因陀罗、宇智波斑耍的团团转的存在,黑绝的心智绝对是超绝一般的存在,但此刻看着不远处的鸣人,黑绝有一种根本看不清的畏惧之感,必须要跑! 自己必须要跑! 几乎就是在这个瞬间。 黑绝便是下定了决心。 那偷偷隐秘下去的身形。 于这一刻,极致下定决心的黑绝也是立即远离了战场,他当然不会这么干脆的就离开战场,毕竟宇智波斑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但是鸣人的表现和话语都让这一位黑绝心生警惕,暂且拉远一点距离是最合适的选择! 这样的话。 一旦出现任何不可控的局面。 自己就可以在第一时间里撤离了! 鸣人自然不清楚对面的宇智波斑以及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黑绝都已经是在谋划着撤退的事情了。 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的雪影大人。 “轰!” 脚踏之际。 那随之奔腾而起的一股恐怖查克拉狂潮。 “九喇嘛!” “嗷!” 注入而进的仙术查克拉。 完美融汇在一起的一人一兽。 在这一刻。 鸣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将自己和九尾连接在一起。 踏入到六道层次之后。 鸣人不仅是对自身的力量掌握达到了一个极致圆润的地步,已经是待在自己体内,算是和自己融为一体的九尾,鸣人一样是有着较之以往更高的一个属性控制之感。 心神合一的二者。 “轰隆隆!” 覆盖而上的一层金红壁障。 于其咆哮之际。 “滋!” 凝聚而起的查克拉。 那身后位置上九条硕大的尾巴挥舞之际。 各自单点之上接连形成的一个个淡金球体。 “这个!?” “尾兽玉!?” 实实在在的威压,那浓烈到异常的紧迫感。 几乎就是凝练而成的那一刻。 在九喇嘛的控制下。 猛烈甩射出去九颗光玉! “嗖” “嗖” “嗖” “嗖” “嗖!” 飞闪而出的那那一刻。 “扉间!” “是,大哥!” “木遁!” “须佐能乎!” 第一时间里释放出完全体须佐的斑和又一次动用出木遁—木人之术的柱间,二人分立而前的区域里,各自想要阻挡住那强袭而来的‘尾兽玉!’ 扉间更是一个飞雷神闪身。 想要利用自己的空间术式,来尽可能转移走这些‘尾兽玉!’ 然而他们三人全部都是预估错了鸣人的术式。 在这四周区域里有着自家那一群同伴和部下的情况下。 鸣人是决然不会动用‘尾兽玉’这样不可控制的大范围性术式。 迅猛弹射而出的九团‘特殊光玉!’ 在扑进到距离三人还有一小段距离之际。 “临之界!封!” 伴随着鸣人的极速掐诀沉喝! “轰!” 那豁然炸裂开来的光玉。 “不好!?” “这个!?” 突然之间绽放而出的一抹刺眼光泽。 一瞬之间蔓延快来的气浪。 “唰!” “砰!” 绽放之际。 不仅是在那一瞬间径直夺走了三人的视野。 更是进一步蒙蔽住了三人的感知。 虽然只是那么一刹那的事情。 但是在三人重新可以掌握四周情报信息之际。 那金闪闪的光晕。 最重要的是那将他们彻底包裹起来的一座散发着淡金色彩的巨型正方体光壁! 局限于内的空间。 甚至都可以感应到的一丝丝凝滞之感。 “封印之术!?” “结界吗!?” 柱间、斑、扉间三人都是表情豁然一变。 特别是扉间。 几乎就是在被限制在这个特殊的‘结界之内’时刻。 第一时间里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做到清晰感应飞雷神的空间坐标了! 想要强行定位的话。 必须要比之前耗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 但无疑鸣人不会给扉间这样的机会! 在三人被限制于结界之内的那一刻。 鸣人也是第一时间里朝着扉间的位置猛扑过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