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倾天 > 其他 > 我要做秦二世 > 第883章大秦储王,本王在哀牢等你!

第883章大秦储王,本王在哀牢等你!(1 / 1)

“诺。” 点头答应一声,大将军庄转身离去,对于哀牢王的命令,他没有办法拒绝。 王命下达,为将者必奉! 这是铁律! 纵然是在哀牢也是亦如此,在这个天下,很多的地方,规则看似不一样,但是他们的核心都是一致的。 加强中央集权,不光是中原大地之上如此,在其他的地方也一样。 这便是文明的进程。 大将军庄离去,哀牢王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他需要为哀牢留下血脉,留下传承。 大秦储王的霸道,让他心惊胆战,但是传承自哀牢王室的骄傲让他明白,不管是面对何等的灾难,他都将义无反顾。 这是血脉的传承,也是荣耀的传承。 他只有与大秦储王一争,才不负先王重托,也不负民众信任。 ......... “大秦储王,本王在哀牢等你!” 他不是一个疯子,自然是清楚地知晓大秦与哀牢的差距,但是那要奋争,这个天下,不光是有以强胜弱的战例,同样也有以弱胜强的例子。 这一刻,他都不希望大胜,将大秦储王彻底的留在哀牢,他只希望可以挡住大秦储王的进攻,保证哀牢万年。 哀牢王很理智,他清楚,一旦将大秦储王斩杀于此,必将会激怒大秦,然后将会有源源不断的大军南下。 能够让一个储君带领数十万大军征伐,由此可见这个国家的强盛,哀牢王虽然没有亲眼见证大秦的繁华,但是从嬴高领军的规模之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样强盛的国家一旦储君兵败,并且死在了哀牢,必然会再一次的征伐,一直到胜利为止,这对于哀牢而言,才是最大的麻烦。 从某种意义上,哀牢王是一个理智,冷静的人,只可惜,连上天都不站在他的这边。 大秦储王,携大胜之势南下,犹如天神下凡,根本无法战胜。 ........ “嬴将,靖夜司的人传来消息,哀牢王虽然派遣使者请求臣服,但是在哀牢国中,正在征伐青壮,大祭司正在蛊惑民众.......” 司马师站在幕府中,将靖夜司传来的消息一一禀报给嬴高,他心里清楚,自己只负责收集与传递消息,具体的判断与决定只能由嬴高下达。 不论如何,他都不能干涉亦或者影响嬴高的决断,这样的事情,对于臣子而言是最为忌讳的。 特别是他这种掌控着暗中势力的人更是如此。 干涉主子的决定,当时没有问题,这件事若是正确的也没有问题,而当这件事出现了意外,亦或者决断错误。 这样一来,必将会被迁怒。 “看来这哀牢王并不是真心想要臣服,而是打算稳住本将,然后悄然聚集大军,然后将我军击溃!” 说罢,嬴高冷笑一声,道:“只是在绝对的势力面前,任何的阴谋算计都是无用的,一力降十会,才是最干净利落的方式。” “继续关注哀牢王的动向,然后派遣靖夜司打探极南地其余诸国的消息,他们未必就有哀牢王这样的勇气。” “诺。” 点头答应一声,司马师转身离去,不管是络越之地,还是位于极南地中央地区的松散部落,他们并非是没有一战之力。 虽然他们会败,但是这些蛮夷的战力不容小觑,司马师执掌靖夜司,自然是清楚,往往越是蛮夷,越是桀骜不驯。 甚至于有的蛮夷崇尚死亡,他们崇尚于战斗,而且他也清楚,嬴高并不像大规模的斩杀这些人。 这就需要准确的情报消息,然后进行精确地打击。 “嬴将,斥候传来消息,上将军的驰道已经将巴蜀打通,正在打通汉中以及咸阳这一段。” 范增喝了一口茶水,朝着嬴高继续,道:“与此同时,上将军的书信已经送往咸阳,请求治粟内史郑国南下,勘查与绘制从极南地与巴蜀的驰道路线。” “蒙毅州牧正在安民,王离率领大军捣毁宗庙,邪神淫祀等,遭到了当地民众的反抗,王离下令将带头者斩杀,方才这一次的反抗镇压下去。” “属下得到消息,学宫之中毕业的一批人,正在一部分前往了凉州,一部分南下夏州,这些人到来,必然会将两地的官署搭建起来。” “一旦官署搭建,朝廷对于当地的统治将会达成,嬴将也就不用太过担忧了。” “嗯。” 闻言,嬴高点了点头。 范增说的没有错,只要是这些人南下,自然是会大大的减轻蒙毅以及马兴的压力,但是这对于他而言,影响并不大。 唯一让他感慨的便是,学宫之中的学子,已经可以南下与西往,终究是赶上了。 “有了铁矿脉以及水泥沥青等,再加上奴隶,上将军对于驰道的推进速度很快,这是一件好事。” “不管是官署如何构建,还是对于当地的治理如何,真正让大秦能够对于当地加强统治,还是要依靠文化影响以及驰道的打通。” “想要让极南地彻底的归化,这需要漫长的时间去潜移默化的影响,战争与军队的威慑只是暂时的。” 说到这里,嬴高轻笑一声,道:“不过有了凉州以及夏州,未来的大秦对于这等征服之地,必然变得经验。” “这倒是一件好事,未来的战争之后,只需要大框架下照搬就可以了。” “军师,刚刚司马师传来消息,哀牢王下令哀牢举国征发青壮,哀牢的大祭司正在宣传我大秦为邪神,打算舆论民众。” 这一刻,嬴高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朝着范增,道:“对于此事,军师如何看?” “既然哀牢王想死,属下以为当成全之,一个区区的哀牢而已,既然他们不想成为奴隶为大秦的建设添砖加瓦,那就送他们去见阎罗!” 范增自然是清楚,嬴高这一番话根本就是在告诉他战争将要开始,而他的这一番话,便是对于嬴高的回答。 此时此刻,以大秦对于极南地的掌控,已经让嬴高有了绝对的底气。 他清楚,嬴高之所以犹豫,迟迟没有斩灭哀牢,便是打算让哀牢人为大秦修建驰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